主页 > T会生活 >626反酷刑日:台湾终结酷刑之路还长 >

626反酷刑日:台湾终结酷刑之路还长


2020-08-11


626反酷刑日:台湾终结酷刑之路还长

刑求这种行径至始至终都是违法的,但讽刺的是身为「执法人员」的警察竟可如此知法犯法:最经典的莫过于1987年邱和顺案(也称陆正案)中,被控刑求多名被告的警察在法庭(台北地方法院84年诉字1262号审理庭)的辩词是:「刑求乃警界沿袭已久必要之办案手段。」这些凌虐逼供的员警后来都被判有罪确定。大家不妨想想:当一个警察能将刑求这样的劣行说得如此淡定彷彿稀鬆平常,背后是多幺可怕的国家暴力在猖獗为恶、多少人被迫承受惨无人道的酷刑却无处申冤甚至沦为枪下冤魂。

再以郑性泽案为例,第一线员警执法殉职确实让人相当痛心与遗憾,但难道这就代表警察可以目无法纪、践踏人权的酷刑逼供然后害一个无辜的人被判死刑?从今天看来,丰原警方当初对郑性泽等人的刑求到底得到什幺?最大的「收穫」就是相关案件一一被监察委员、检察官、法官狠狠打脸,还不时要面对外界要求究责的声浪罢了!监察院的调查报告首先揭露员警刑求之事实;连向来与警方站在同一阵线、与被告对立的检察官都愿意为被告平反,检辩双方合作为定谳死囚声请再审平反冤案不但是司法首例,更创下日后冤案救援的新模式;再审法官在判决书上写明「本院认被告有遭刑求取供的情形」,更是直接「认证」了警方的不法侦讯。

626反酷刑日:台湾终结酷刑之路还长

我在台中市政府青年事务审议会(青年议会)与市警局谈及郑案时,市警局对此依然採取卸责敷衍的态度,始终只以「查无刑求事实」作为回覆。难道台中还要有下一个像郑性泽那样的酷刑受害者?我在对林佳龙市长的质询中强调该案涉及员警刑求逼供的严重性,希望向来重视人权价值并积极在台中推展人权维护的林市长能确保此事不再发生。

顺带一提,正是由于酷刑是对人权法治最严重的侵犯、对人性尊严最严重的伤害,除了《禁止酷刑公约》外,不少国际上知名的重要人权公约都有强调反酷刑的重要:《世界人权宣言》第五条与《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七条均写明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

省思过去、审视现在:酷刑真的在台湾绝迹了吗?看看近来陆军下士洪仲丘是如何遭虐死、太阳花学运抗争者是如何被警察打得头破血流,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军警单位作为国家机器搞酷刑的黑历史从戒严时期依然延续至今。而现今司法仍未全面正视刑求问题并常以刑求得来的假自白作为判决依据,今年三月初内政部草拟的《禁止酷刑公约施行法》也依然躺在立法院等待通过,看来台湾要终结酷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上一篇:
下一篇: